欢迎访问:国内自拍在线观看青青-2018最新国内自拍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荡大侠

淫荡大侠



清晨的阳光有意无间地越过砂窗洒落在房间里,房间内地面上好像披上一层洁白的面纱,正合清早椅边合,晨光格外斜,别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公鸡鸣叫,鸟语花香,万物复苏,奏响了一支祥和优美的乐曲。

  清晨鸣曲唤醒了大地,更唤醒了淡淡黄床幔边上歇息女子的香甜美梦。长长的睫毛轻轻微睁,发觉她玉颈仍枕于他的壮实臂弯,和身而眠,自己饱满的长腿依旧紧紧地夹着身边人,嘴角不由得笑意扬起。感受到自己圈缩在男人强有力的怀里,她的喉头不由发出半声似梦语呢喃的深情呻吟,修长的玉指在男人胸前温柔地徘徊爱抚。慢慢地,轻轻地,生怕吵醒眼前人似的。

  屋子里还袅袅升起清爽芳香,馨香四溢的檀香,这是从爹爹特意从桃花岛送来的,助我放松心灵,安抚焦虑,助靖哥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聪明的读者肯定猜到 这定黄蓉的寝室。

  靖哥哥浓黑的眉毛,硬朗的颧骨,高挺的鼻梁,愍实的嘴唇,虽然并不俊俏,但是散发出的刚阳的气息浓厚万分,这才是男儿应该有的本色。不由自主地嘟起红唇吻向自己心爱的男人,把肥厚的腿叉儿用力压紧他的大腿,轻轻蠕动娇躯。

  这时靖哥哥好像略有所觉,转侧身子。这轻轻的动作却让自己惊出香汗一身,要是让不苟言笑的靖哥哥知道自己这种行为,定会让他笑话自己,我们的黄大帮主,早上竟然作出如此淫荡动作。虽然自已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但是还不由得一阵脸红耳赤,羞涩万分。

  淡淡的檀香混着百分百的男儿气息,慢慢使自己联想记翩翩,昨夜入睡前的暴风骤雨,更使得两腿根缝处慢慢润起潮湿的快感。欢愉总使人陶醉,快乐总是使人怀念,此时此景,黄蓉慢慢沉浸到昨夜欢愉的回忆之中。

  天色已晚,吃过晚饭,郭靖依旧外出巡视,黄蓉照顾两个孩儿入睡。屋内黄蓉头发还有点湿,如绸缎般披在身后,想是刚刚淋浴。绝色脸庞淋浴后更显娇媚,饱满的身段硬是躲进宽大的睡衣,只略见大概。深知此道的同胞,定知越是紧身的衣服越显身段,越是宽松的则反之。但偏偏如此,依旧能从中看出个中轮廓,可知黄蓉有极其饱满傲人的本钱。

  大小武借学习之故,已在门外挖孔偷窥多时。黄蓉冰雪聪明,内功深厚,有何不知,念在他俩青春年少,又失双亲,想是对母亲的思念,却不已为意,有时甚至故意轻弯身子,让那片丰腴的雪白更突出,有时甚至把淋浴后那尚未完全干透的内衣轻轻贴紧那越发成熟妩媚的身体。听着门外的粗重呼吸声,黄蓉内心却得意万分,想不到自己在这年分依旧能招蜂引蝶,风韵袭人。

  脚步声有远即近,沉厚而有力,这定是靖哥哥回来了。大小武的练功声却在这时响起。黄蓉内心轻笑,这两个毛头小子,又在装模作样了。不由得伸伸腰站起身子,整理衣服,让春光龟缩在可接受范围内。开门对大小武说,“今天就到这里吧”。

  这时脚步声的主人也接口说,“如此辛苦练功,着实可嘉,但持之以恒,才是硬道理”。大小武,齐声回应是,双双退出。黄蓉心想,辛苦个屁,偷窥你老婆也辛苦?还要让他俩持之以恒,还让人家活不活?

  但话却不能明说,只得转过话题,柔声问到,累了吧,进来歇息下,我给你倒碗茶。郭靖闻言,一把拉住刚要出去的黄蓉,惊喜地搂住黄蓉的身子,神情是掩饰不住的欣喜,兴奋地说:“成功了,地方粮草官吕正义终于把粮草送来了,多得你神机妙算。”

  在没有粮草的形势下,郭靖完全不可能安静下来吃一顿饭。他的神经也始终处于高度紧张之中。黄蓉多次劝郭靖稍微休息一会儿,有什么消息等人及时报告就是了。这几天郭靖总是和衣而卧,躺在门外的地毯上,但总是没睡着,瞪着眼睛,或闭目养神,估计心里想的都差不多 。

  现在看到计划成功后满是喜悦的郭靖,马上握紧郭靖的手,微微颤抖,:“好,好!你看,这不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吗?”。

  “多得有你这个计划,不然就大事不妙了,”郭靖满是感慨。

  “有靖哥哥一人足够可抵万马千军,小女子也不过是略施小计。靖哥哥,你我还要多说还要互分彼此吗?”郭靖闻言,突然变得激动起来,紧紧地抱紧身边的娇妻。

  “这几天为夫整个人都好像丧尸游魂一样,好在有你躲进我的臂弯,听你用温柔的声音安慰我,又没向我撒娇,没有诉说你的委屈。这几天我实在是太对不住你了,蓉儿。”

  看见郭靖如此这般,黄蓉狡猾地娇笑起来,“其实我也不只是一个小女人而已,我也会撒娇,在没有你的时候我也会孤单,但为靖哥哥你,我愿意,我也好担心”“别怕,为夫会一生一世陪伴着蓉儿。”郭靖带着宠溺的回应着。

  面对郭靖难得的温柔,黄蓉心头没来由地泛滥,眼角眉梢点点晶莹泛着流光“靖哥哥,今晚要了蓉儿吧,蓉儿想你了”黄蓉脸上流露出甜甜的幸福,说回把丰满的身子用力挨近郭靖那还带着战火硝烟味道的身体。

  虽然一路疲惫好不容易才歇下,但是今天大事得成,面对美人如玉,钢铁也只能绕指柔。

  郭靖哈然一笑,“好,好!蓉儿看我刚刚为你想到降龙第十九掌。

  这时靖双手一抖衣襟,运功上冲,抢上一步,左掌一带一挥,口中朗声说,降龙十九掌,《见龙卸甲》。一把推飞身上的娇美身躯,降龙十九掌劲力尽数而出。黄蓉的身子如同轻盈薄砂,足尖轻轻一点地,飘向后方,面对突然而来的力量内衣由于内力充盈股起,而由于两股劲力相对而发,内衣经受不住,四处裂飞,丰满洁白的身子杀那间闪现于眼前,如同飞花仙子,饶是迷人。生过三个小孩后依然丰挺饱满的大奶子,在两股内力的牵引不住地抖动,好不引人心动。

  郭靖虽然看过无数次,依旧无法凝息无声,心跳加速,凝视欣赏半刻,只觉此刻已臻完美之境,只见蓉儿笑盈盈地望着自己,右手猛然拉引,内力一收,黄蓉一手护乳,一手轻按羞处,丰腴双腿绷得笔直,如同白脱脱的赤裸羔羊,飞转回到郭靖的怀里。郭靖立即给予情深的一吻,深深吻上那动人的小嘴,好半响才说,”蓉儿,你真好看“看到黄蓉如此娇美样子,谁人都食指大动,郭靖也不例外,双手紧紧地攀上那光洁的胸脯,并用自己满是老茧的粗手,轻轻爱抚那红润的红蕾儿。让黄蓉那已是红粉芬菲的娇艳模样,更是粉嫩欲滴。春意刹那间,充懑了这小小的空间,滴湿了早已汩汩的内心深处。

  ”芙意他妈,你的大奶,又见大了,我都一手抓不过来了。“郭靖实话实说,并深深吻住这震慑人心弹性十足的丰乳。黄蓉不由自己主地在喉间发出一声如堕烟海的呻吟,有满足,有娇怨。黄蓉此时,汩汩湿润的下体引发她强烈的空虚,情急间用尽全身力气抱紧郭靖的头,好想把自己的奶子深深压进郭靖的嘴里,身体用力挺向郭靖,哪怕是半点。”我要……好想要……“身体如同干柴一般躁热,碰到郭靖腰微冷的配剑更如同是小水滴进大火里,心中那欲火越烧越旺。

  黄蓉知道郭靖的伟大在何处,但此事不知为何,竟然比郭靖还傻瓜了。湿透了的淫脱档部竟然压在那配剑的顶住,继而发出一声声低嘶,也许久旱逢甘雨乱了心菲。而郭靖此时还沉浸于玩弄黄蓉的丰满奶子,更使得她心芳难耐。自己的又乳给郭靖含得饱胀无比,每当郭靖的牙齿轻磨,总让黄蓉轻语呤呤,整个身子都快要酸软过去了,此时往常的智勇双全,已变成那肉欲母猪。

  倘若有人把一件硬硬的物事放在身前,她都会毫不犹豫插进自己那日久空荡的深菲,也许正是郭靖这一手才让美貌如花的黄蓉放低身段甘心下嫁。往常那气质飞凡的黄大帮主,现已香汗临临,混和着大腿根处的香液一起汩汩下流,手里胡乱解弄着郭靖的衣裳。

  这时郭靖像是老马识途,竟然让放手让已酸软万分的黄蓉沉沉地从手在滑落。肥厚白嫩的屁股重重压在地板上,啪一声荡起一乳肉馨香,长发如同波浪般妩媚乱散在光洁的肩头,黄蓉口中轻轻嗯了一声,不顾疼痛地从地上爬起,半跪地手忙脚乱地解开郭靖的裤头带。一番折腾后,早已怒挺瞪圆的狂龙从束缚中急不及待地弹跳出来。

  多日未曾淋浴更衣,身上的污秽,体表的汗臭,男人的咸味,混淆一起,好不刺鼻,但黄蓉已堕入情欲魔境,双眸放光,不能自拔。垂涎含春般的看着这硬挺挺、雄勃勃的物事,只想着如何快点塞自己体内。

  刹那失神,红唇不由微张,郭靖何许人也,他可是一界武林高手,有安邦定国之能,这一刹足够发生太多事情了。只见他左手轻按在黄蓉的散发上,双膝略一沉马步,腰间向前轻轻一刺,硬邦邦的分身已准确无误地插花身进入黄蓉那刚好滑落的樱桃小嘴,直插入喉。说也奇怪,在郭靖硬插进黄蓉的小嘴时,黄蓉的玉齿竟然轻轻松开让它长驱直进。

  良久,黄蓉才好像回过神来,双掌用力推开郭靖,一阵狂咳。黄蓉抬头看向郭靖,狠狠地看着他”神经啊,这么用力,想插死我吗?“黄蓉略有点生气,脸色微红,在昏暗的烛光下显得格外妩媚。站起来,坐到茶几旁边的椅子,一手轻掩那硕大的肉乳,满是汗珠的肥乳自然地露出深深的乳沟,她那娇滴的小手如何能掩蔽住那丰满翘乳,指压间更是突显肉感,两砣肉球浑圆的轮廓无形地在呼吸间浮现。

  黄蓉白了郭靖一眼,从茶几随手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冲淡喉间依旧还留有那咸咸的味道。她完全没有再穿衣服的意思,显然是打算掩藏内心的不安。

  一是怪郭靖又利用自己这突然失魂落魄的毛病(这是阿衡在心力交瘁时生黄蓉时难产时落下症结,只有区区几个当事人才知)。

  二是打破这暖味的气氛,掩饰心中那荡漾无法抑制的春意,她不希望让靖哥哥看到她那渴望得到爱的滋润,而表露出内心急切又淫荡的一面。

  三、作为聪明的女子,她更明白那欲拒还迎的心理,而表现出的半推意态,到底还为那争点面子,其实本心还是想愿意半就的。

  落在老实巴交的郭靖眼里,他内心却看不明白她心里到底是愿不愿意,心里更恨自己利用蓉儿,一天内突然给给男人同意狂吻乱爪双乳时,就会突然失神,如同失去三魂七魄,而错失再次拥抱眼前美人。

  这到底是欲拒还迎和欲迎还拒,他确实拿不准眼前的小智多星。但眼前,这怒意半生、媚态更平添三分的丽人,无论是那略带羞恼的杏花美目,还是无一笑意却饱满而又湿答答的红唇,都深深地让郭靖那坚挺更加剑直。那兵不厌诈,指点江山、而又让众英雄纷纷竖然起敬的女强人好像又回来了,自己心里的小九九好像透明似的。

  春夜寂静,外面百花正盛,月光暖暖地洒落在树梢上,砂窗外,外头景物美得很,房中里,却没有半响的声音。这瞬间,宁定出一幅异彩画境。

  黄蓉眼角已留意到那木呐老实的郭大英雄早已不知所措,一阵得意,但一张俏脸却突然变如春雨梨花,低声浅泣起来。当真是美人,无论笑意还是哭泣,眉目间总有别样的美丽,我见犹怜,如在盛世,必是吕后之辈,如在乱世,定当金莲妲已。

  无声泪,动人心。郭靖已无法自持地半跪在黄蓉紧闭的双脚前,面色紧张地说:”蓉儿,是我不好,是我不应该利用你的善良,去做这种龌龊形象的事情,没出息……“郭靖真的慌了,讲着心里话去解释,让黄蓉不要往心里去。

  黄蓉的小尾巴得意翘起,不禁破涕为笑,这一刹间,犹如千树万树忽花开,暖风春意般的笑意再次染指房间每个角落,好不迷人。

  ”靖哥哥,男儿漆下有黄金啊,快起来。“黄蓉表演天赋真情自生,泪花说流即流,说停即止。

  郭靖低说头自责,”蓉儿 ,你原谅我,我才起来。“眼里尽是羞愧,但手却环抱着黄蓉那饱满结实的玉腿,轻轻不住地抚摸,也不知道是自发安慰的,还是暗自挑逗。

  黄蓉也无从分辨,但早已润滑无比的骚处,早已半干半湿,夹紧的双脚好不难受,女人的心头升起了阵阵无奈的渴望感,这是感动吗?

  ”好了,我原谅你了,快起来吧。让你的小女奴侍候郭大老爷吧。“黄蓉轻轻把郭靖的手放在自己早已酥麻不已的大肥奶上,双手轻轻解去郭靖上半身余留阻碍自己二人欢愉快乐的上衣。

  郭靖早已硬得发痛,黄蓉在解衣时还有意无意碰会到自己小弟弟,更让粗大的肉棒重重的跳动了几下 ,内心的渴望如同大海渤动。

  但郭靖认为男人是需挑起女人最大的性趣,心里这种无法言语的爱好,无时无刻地刺激着他内心的爱意。郭靖知道现在蓉儿还不是最荡漾时候,要在蓉儿内心最是柔软时候才发起最后总攻。

  郭靖一边心想,双手一边把玩着娇柔结实如同木瓜大小的玉乳,”蓉儿,我想玩那招了。“黄蓉双手轻按在夫婿玩弄着自己的乳房,让它们任意地如同面团般变化,喉里满意地”嗯嗯“轻轻呤叫着。

  略回神,”哪…招“。早已半酥半软的娇躯早已想塞进郭靖的大手让他用力凌辱自己,迷离的眼神早已化成融不开的雪。

  ”我想看看蓉儿的柔功了。“郭靖直接说出心声。

  ”你是不是尽想着这种肮脏龌龊的事儿?“

  ”我内心干净不干净,你还不清楚,好嘛,就一次。“郭靖打蛇上棍,接着说。”是你答应我的要侍候你的老爷的。“”你这坏东西,就会尽想这些坏东西。“黄蓉妖媚地抚了抚散落在耳朵边的乱发,风情万状地瞟了瞟,让郭靖不自觉地连吞口水。

  黄蓉见状,芳心大动,万分满意夫婿这种神色。”好吧“玉语轻吐。

  说完轻轻扭摆着身子,嘴角间挂起荡漾的春意,露出洁白的玉齿,双腿微曲,玉颈随着背脊慢慢后仰,那双大奶不舍地离开郭靖的双手压在身上,露出惊人的尺度。烛光闪动,照亮反仰后的丰满,却在令那宽大盘骨间的黑森森更加突显,那带润湿的毛发,显现出点点珍珠,美感天衍,艺感自成。

  郭靖早已迷失在这种情景之中,望着这美不胜收的身子,眼神却落在森林下的玉垻般的最引人处,那引人的美叉处被肥美紫红的两片扇贝紧紧地合在一起,如同从未开发的少女,而不像普通女子如同黑木耳一样反转外向。

  每次看到这绝美之处,郭靖都回想起岳父老邪在一起庆祝生日时,酒后万端感慨的真言。

  ”蓉儿的美貌和身子地继承了我妻阿衡,就连那美处都无一不像。“郭靖自己那时还傻傻地问,哪处?

  ”你这个傻小子。“岳父老邪眼皮醉搭,喷着酒气,自故自地说,”

  阿衡的阴户乃古书所云,玉蚌含津,此乃万中无一之春穴,个中味道只有实干方能知晓。“老邪一边说回忆一边露出男人皆知的邪笑。”你这傻小子,看到美女时,定是狂牛乱冲,硬压强上,虽是爽了,但哪里能见女子妙处一二?让老夫过两招你吧,只要如此这般,即可。“岳父点点私语,口出惊人;女婿连连奉承,口中称是。

  直到黄蓉的软躯反仰曲腰从双脚处露出,双手拉紧双脚,如同曲弯成圆,轻轻叫唤时靖哥哥时,郭靖才回过神来。郭靖伸出中食二指,轻轻压着弹性十足的丰蚌,从中挑出那硬实的穴蒂,慢而有力地指夹着,线线津液闪着烛光早已受不住压抑从中流出,湿了一手。

  但郭靖从岳父老邪得知,此名穴,无论何时都会饱含春液,最疯狂时更会吸吮如嘴。此时仍不是吃穴的绝好时机,闻到黄蓉从私处上散发出独特液香,泌人肺腑。郭大侠神功力大,一手托起腰间肥臀,环过玉体把湿漉漉的另一手啪一声抓住哪早已如垂柳般的晃荡不止的肥乳,托起那早已液满春江的肥蚌含在嘴间,一阵狂吸,并把舌头伸进狂搅。

  黄蓉经这突然如来的袭击,娇眉紧斥,口中发出似乎痛苦,又似是快乐无比的呻吟,”啊……“

  身体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她那肥美的玉蚌在胡乱地在郭靖的嘴鼻间狂扭,身子突然不停止地颤抖。

  这时郭靖二指用力压入蜜处,并狠狠地挖掘,啵一声,一把清泉激荡而出,搞得郭靖一脸淫水,好不狼狈。

  良久黄蓉才慢慢才把僵硬身体放松。

  郭靖看着那微微张合不已的肉蚌,再爱怜地轻吻着。

  而黄蓉则双手依旧拉紧双脚,以这奇怪而又淫荡的姿势,伸出那桃红的舌头轻舔那依旧硬邦邦的物事,无限爱恋。

  这种非常人所能感受的姿势,实在时匪意所思,仅仅是听着便已阳物硬挺欲穿。

  但这时,郭靖却把黄蓉用神乎其神的降龙十八掌内力,轻轻隔空浮升。黄蓉曲身成圆,秀发柳垂,美目爱意迷蒙,双乳全景惊人突显,随着功力的振荡,晃动着动人诱惑乳波,身体上略显丰腴的软肉,轻轻颤动,美不胜收。

  郭靖望着如此娇妻,神功一了顿生,缓缓一掌推出降龙十八掌之《见蓉在田》,激打到黄蓉的双乳上,劲气四散,狂发乱舞,黄蓉双乳被劲气压得一紧紧贴在身上,然后气劲一松又激烈地晃动,如有旁人,早已全身双手狂撸精气狂射而出。

  但郭靖深得岳父老邪之精髓,不为所动,精神一紧,降龙十八掌之《潜蓉勿用》功力向下一拉,黄蓉丰满的身子如圆周圈转,又是一掌击出,准确无误地打着玉蚌之上,激出一线珍珠美液。黄蓉口中满满地发出一声”啊……“身上的美肉不可避免地轻颤。身体缓缓恣意再次旋转。一掌接着一掌,黄蓉的身体依旧盘圆,乳波随着掌力闪动而过,呻吟声”嗯……嗯……“连接不断。地上桌上,散落着点点粘液,带起室内阵阵淫香。

  据岳父老邪说,吃野味时,要把野味先赶,先打,让野味气血动于一身每处后,再吃方为上品。如果是我,可用弹指神功缓打周身三十六大穴,让其在各种享受后,再施于行动。你嘛,可用降龙掌,由于掌力不如指力集中,应发九九八十一掌后,方可品尝。

  八十一掌后,功力渐收,黄蓉的白玉般玉体早已红粉满身,娇喘连连。但依旧双手紧握双足,这不是黄蓉不想放,而是让郭靖击打周身要害时,舒服得忘了所以。

  郭靖功力一收,控制着黄蓉身子慢慢落下,让那双黄蓉丰满肥乳,重重的压在自己的结实胸膛,然后顺势转落。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方知。

  这时说时慢,做时快,他一手扶枪,一手环抱黄蓉细腰,让她自然地转落。不知是郭靖神功无敌,还是计算准确,早已湿润无比的骚穴,精准地压上枪口,”啵“一声,应声而末。

  黄蓉早已声嘶力竭了,香汗淋漓,口中只能一声轻轻的”啊……“,娇躯再次不住地颤抖,内心的满是快意,空虚的身体此时此刻已充满生机,快感如大海涌动般传遍周身。

  双手无力地松开双脚,要不是郭靖抱紧她,她那丰满的美胴早已无力滑落。身上的红潮从颈项间再次向下延伸,呼吸再次急躁起来,芳心随着丰乳快速起伏,芳心也慢慢回过神来。”靖哥哥,好生了得。我堂堂一帮之主竟然被挑逗如斯“心中虽然是略有恼怒,但硬邦邦的阳物还是填补了俏黄蓉的身体的空虚,酥麻意乱的感觉还是让她快意剧增。

  思来想去间,发现郭靖正笑呤呤地看着自己,不禁粉脸再红,忙用手轻掩酥胸,小手变锤轻轻锤打着郭靖的胸脯,”你这坏家伙,总是想方式法羞辱人家,让人家变得如此……如此。“郭靖豪情满怀,哈哈一笑”如此什么。“

  黄蓉此时更是羞赧,但自己的最羞耻之处还如同荡妇般紧紧夹着靖哥哥的硬汉子,泛滥阴水,不停止地涌出良田,如何解释是好?刚才自己还如春宵一刻,魂魄升天,小呼大叫,这又应如何出口呢?

  ”淫荡……“黄蓉羞答答小声回应。

  ”什么?“郭靖装着听不到,明知故问。

  面对郭靖的追问和眼光逼视,黄蓉内心一想,自己都如同淫娃荡妇一样挂插在靖哥阳物上,面对靖哥哥,做淫娃荡妇又有何不可,又怎么样呢?

  黄蓉思及此层意思,马上表现出无边荡意,媚目轻眨瞟向郭靖,明送淫色秋波,”回复大老爷的话,大老爷让奴婢如此淫荡,如此无耻,如此放浪。“越到后面,黄蓉越来越大声,完全不故脸面了,像是把自己作为女人的内心都叫喊出来。

  同时,黄蓉两条修长的玉腿如同八爪鱼一样,紧紧地盘吸着郭靖,双手顺势抱过郭靖的颈项,让下体用力扭动,努力把想把硬物压进那酥麻难忍的深处,呼吸越发粗沉,粘湿粘湿的液体越扭越多,但无论自己怎么扭动身上的酥痒都好像无法排解。

  口中更是不加思索,芳心不知所踪,双乳因郭靖的刚才气劲狂打,现在突然静止下来,胸前两团大肉团,好像胀痛难忍,好像让人用力抓捻。

  ”好哥哥,好老公,好老爷,快点,快点,要了蓉儿吧,蓉儿好热,蓉儿好痒,蓉儿真的好想要……“黄蓉这时情荡意乱,淫心难止,自己的扭动怎么也不能解决问题。

  不由松开双手,一手用务抓紧自己的肥大胸脯,一手向自己的早已水灾大发的濡跨部份,用指尖用力压向自己的阴蒂。

  郭靖知道此时此刻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不由得发出如狼似虎的吼声,一手扶紧黄蓉腰背,另一手穿插过大腿并把五指压着那肥腻的美臀。四块结实的腰肌,用力一弹,啪,一声。黄蓉的身子应声而起,又带出一声如同开酒瓶的”啵“一声。黄蓉如在云宵,心中空虚再起,不满意地发出一声”噫……“光洁肥润的美臀带出那如藕丝般的粘液。

  说时慢,那时快。郭靖大手用力一压肥肉,略略开启的玉蚌湿答答地吞进那精神气力具足的肉棒,直致末柄,身体如同时电击一样反应,双脚脚尖突然伸得笔直,等待已久的美妙快感快速散向全身,肉蚌内不由自主地花啦啦地从流出一波波淫荡的液体。好舒服,紧张的快感,让黄蓉的手紧紧地末入了自己那软绵的大奶肉间,痛而不知,痛而快乐。这种强列的快感也让她那久旱逢甘雨的淫腔,得到了滋润,得到了满足。

  郭靖这时,却不再怜香惜玉,腰间不停地弹动,他神功加身,腰力无比,每一挺动,黄蓉的肥臀都会轻轻飘飞,脱离郭靖的那强硬的粗棒,然后,抚在黄蓉腰背的大手再用力狠狠地压回,让那肥臀肉屄肉狠狠地撞进自己的坚挺,压入得没有半点缝痕。啪啪啪的响声不绝于耳,黄蓉的呻吟随着每撞击而应声而起。

  当真是呻声吟声叫床声,声声入耳;腰动乳动淫屄洞,动洞入心。

  黄蓉多次泄身放荡后,这时盘在郭靖身上的玉腿,早已无力搭下,随着身体的抽插而无力地晃动,肉屄早已酥麻已久,淫精尽流,心愉意满。口中早已无法语言表达,只能应附地在每一撞击和抽插而时,发出那销魂的嗯嗯之声。

  美态俏雅的身体香汗点点,遍布全身。美目含满媚意,双眉像是痛苦一般,紧吧皱在一起。双手似是无法承受地不要推挡着郭靖,又似渴求轻轻爱抚郭靖,身体不可自以地向后仰去,柔软的黑发湿乱地粘附在脸上,小巧的红唇发出柔美的”不要,……不要……“之声。

  面对郭靖这种神人的体力,当世之上当真没有几个人能够抵挡。黄蓉这娇呤就如同洒油入火,火上加火。郭靖抽出大手用力捻抒黄蓉的肥奶,全力冲击,一波重于波,前力未完后力再生。每一撞击无不是尽入心菲,末入花眼,这种感觉只有黄蓉自己身临其境才有最好的体会。

  从开始的空虚,到骚痒,再到满足,而现在是酥麻而又舒服,最后这时更是欲生欲死。当真是得夫如此妻复何求。

  ”真要死了……啊……啊……啊……“黄蓉每说一个字,就要经受住三四次肉棒的撞击,口齿间段也不甚清晰,但却更加引人欲火高升。

  郭靖此时已到紧要关头,每每黄蓉叫床时,更使郭靖欲火升腾。看着娇妻的迷离小嘴,更觉刺激,真想生出两根硬棒直击面前小嘴。

  在这种刺激下,郭靖不禁不住双手抓紧眼前丽人的蜂腰,快而猛力地冲击,搞得黄蓉头发乱甩,淫水乱飞。

  ”蓉儿,我爱……我爱操你……“已久存多日的阳精,准备击射出发。

  黄蓉也知道夫君快到高潮,无力地盘起双腿,迎接老公的最后一击。肉蚌内淫肉紧紧夹住,并一动一动地吸引扭动,在小肚子处隐隐攘动,这正是老邪所说的肥蚌吸精。在最关键时候,能快速摩擦让男人得到最大的快感。

  ”凸凸凸凸凸凸“郭靖那早已不能自持的硬棒,给黄蓉这一夹。全身一阵猛烈的悸动,凸凸地把那秽稠密烫的热精击射而出。口中直呼大气,尧是郭靖这种身体,在做了这么激烈的运动,也自觉吃不肖。

  黄蓉的蜜屄更是受到如此连续撞击,屄内更溢满了热精,身体竟然好像再次得到高潮,不自主地随着郭靖的射精而有序地收缩,双手又紧紧地抱紧郭靖。嘟起红唇,期待着老公的一个爱吻。

  东厢屋内春意满屋,但远在西厢房中,两个难兄难弟,却难以入睡。无论是郭夫人那心满意足的呻吟,还是郭靖那强劲的冲击啪打声,都让这对气血方刚的热血男儿,转转反侧,难以入睡。两人不敢亵渎自己敬为女神的师傅。心中所想,但口中却喊着”郭芙“二字,又或是想着芙蓉二人,手中不停地前后撸动。

  有道是: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床上白云娘 下一篇:小白狐之变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